注册 登陆  
  • ..
  • 经典爱情小说校园爱情小说 短篇爱情小说 浪漫爱情小说
    返回首页

    我和小满

    时间:2009-12-01 03:30来源: 作者: 点击:
    我最好的女朋友是李小满。 虽然看起来我俩相差悬殊,她早早辍学,并结婚生子。丈夫在湖北的一个小城里开了间颇具规模的修车行,带着三五个徒弟。她则做起了全职太太,生活安逸幸福。 而我一直在外求学,即便参加工作后仍然是东奔西走,居无定所。25岁那年
     

    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
      我最好的女朋友是李小满。
      虽然看起来我俩相差悬殊,她早早辍学,并结婚生子。丈夫在湖北的一个小城里开了间颇具规模的修车行,带着三五个徒弟。她则做起了全职太太,生活安逸幸福。
      而我一直在外求学,即便参加工作后仍然是东奔西走,居无定所。25岁那年,为情所困,远嫁南京,至今仍在为生计奔波着。
      彼此远隔天涯,也不常联络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的姐妹情深。
      认识小满时,我们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,刚刚升入初中。我走进教室时,她正一个人坐在那里,扎着一对羊角辫,圆圆的脸上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。她抬起头对我微笑,我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。
      小满出生贫寒家庭,兄妹6人,她最小。初中3年,她念得异常艰难。因父母年迈体弱,哥哥姐姐虽各自成家立业,但境况并不算好,她的学杂费用,大家都无力承担,经常是半个学期下来,学校还在催促她缴纳学费。
      除此以外,小满的生活也相当窘迫。她没有零花钱,在学校吃午间餐时,她甚至没有钱买一份便宜的菜,只能就着从家里带来的咸萝卜条咽米饭。顿顿如此。
      就算是这样,她依然保持着全年级前3名的好成绩。
      她的境遇,让从小衣食无忧的我,深为震动。而我所能做的,就是把自己碗里的菜,拨一半出来给她,或者在下了晚自习后,买了夜宵,督促她吃下。轮到周末的时候,让她跟着我回家。小满的善良、勤快、懂事深得我父母的喜欢,他们拿她当女儿一样,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总是为我们留上双份。
      小满和我同龄,月份稍大,她便以姐姐自居,对我处处爱护,并严格要求。我们在学校里形影不离,回到家也是住同一个房间,躺在同一个被窝里。
      父母有时想要资助她一点零用钱,但她总是满脸通红,坚决拒绝。虽然没有钱,但她小小年纪,却比任何人都看重尊严。
      就这样勉勉强强地熬到了初三下半学期。临近中考了,学习比以前更加紧张。有一天晚上,她突然哭着跑到我家,原来学校勒令她在会考之前交清学费,她无奈地回家,不仅没拿到钱,还遭到了她父亲的打骂。
      她走路一拐一拐的,母亲掀起她的裤腿,我们看到的是一道又一道的血痕。
      不舍得她就此放弃学业,我央求父母帮助小满。
      然而,没有等到我的父母做出行动,小满就迅速办理了退学手续,拿着行李回家了,在离中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里。
      在我进入高中时,小满则被我父母送入了一所培训学校。未能让小满继续学业,他们深深为之惋惜,退而求其次,只希望帮助这个好女孩学得一技之长。年少时的朋友,就这样分道扬镳。
      我们并没有因为不同的选择而不相为谋。小满培训结束后踏上了南下打工之路,在广州一家服装厂做质检工作。她常常写信给我,并寄给我最新的学习资料,勉励我考一所好的大学。
      对待我的父母,她也尊称爸爸妈妈,她说,他们是她的再生父母。
      她打工回来,总是住在我家,睡我的房间,用我的毛巾,穿我的睡衣。她把打工积攒下来的一点钱都交由我的父母帮她存入银行。她就像父母的另一个孩子,我的亲生姐姐一样。
      她慢慢融入了我们的家庭,她和我父母的关系甚至比我和他们还要密切,只是,她渐渐拉开了和我的距离,我们从曾经的无话不谈,变成了沉默的对峙,一直到她忽略了我这个朋友,和我们之间那份纯粹的友情。
      我上大学期间,她结婚了,嫁的是一个维修汽车的男人。这样的大事,她并未对我提及。等寒假回家,已临近了她的婚期。将成为新娘的她青春美丽,光彩照人。父母为她置办了嫁妆,我却怅然若失,感觉和她渐行渐远,内心异常难过。
      我执意不肯参加她的婚礼,只是在父母的逼迫下,勉强在一只首饰盒上写下了几句祝福的话语。那一天,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泪流满面。
      从此以后,几成陌路。尽管她一如从前,但我的内心,已有芥蒂。
      我参加工作时,小满的孩子都已经蹒跚学步了。听说我回来了,小满带着孩子赶来。孩子伸出小手,我轻轻地抱起他。霎时,所有的不快,仿佛都已远去。我们相视微笑。我知道,她没少受煎熬,听父母说,每一次见到我不理会她,她都会偷偷地掉眼泪。她后悔这些年对我的疏离。而我,在经历了一些人和事后,也开始后悔自己苛刻和小气。
      于是,冰释前嫌。
      我问小满你幸福吗?
      小满笑笑,说:女人总是要嫁人的,他是个好人……
      对她的话我不以为然,那时,我刚刚谈了恋爱,满脑子里都是浪漫爱情。像一只流浪的鸟,我以为找到了归宿,殊不知,在我之前,他早已发生过生死相许的故事,我成了一场风花雪月的陪衬。
      情感的巨大伤害和工作的沉重压力让我终于败下阵来。我病倒在陌生的城市。
      小满来看我。她替我收拾零乱的房间,做美味可口的饭菜,监督我按时服药。
      我整日昏昏欲睡。有好几次,被自己痛苦的呻吟惊醒,看见小满蹲在身边,她轻轻地握着我的一只手,心疼地看着我。她什么都不问我,也不说任何安慰的话,就只是静静地陪着我。
      我很快恢复了健康。
      后来,我终于嫁了人,背井离乡。独在异乡的日子里,除了父母,惦记得最多的就是小满了。在电话中得知,小满隔三岔五就会回家小住。偶尔逢到小满在家,我们总会聊上一阵。搁电话前,她总是说:放心好啦!有我在。
      今年春节,我赶在除夕前,带着3岁的儿子,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。
      小满丢下老公孩子,前来陪伴我。白天,她跟着我四处游走,晚上,我们仍挤在一张床上,等孩子睡着后,说些悄悄话。小满批评我没有照顾好自己,长得太瘦。回到家里,我的所有事情,她全部包揽下来,不让我动手,连早餐都是每天放在床头。她对待我的孩子,视如己出。孩子合理的不合理的要求,一概答应。只为了孩子的一句想吃西瓜,她发动家人在下着大雪的天气里,满城寻找着卖水果的摊点。
      她跟着我走亲戚,参加同学聚会,就像影子一样,紧紧跟在我的身边,丝毫不介意别人的眼光。看着我开怀大笑时,她会大笑,看着我情绪低落时,她会紧张。
      她的丈夫,敦厚老实,且不多言语,他靠着自己的过硬技术,把修车行的生意打理得红红火火,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。她的儿子,乖巧懂事,虽然只有8岁,却已读到了小学3年级。孩子长得像妈妈,亦像妈妈一样的照顾我,亲昵地叫我“小姨”。
      小满和我,也许从一开始,就注定了不同的人生际遇。她就像一面镜子,映照出我们不一样的人生轨迹,可谁又能说清,谁比谁好,谁比谁幸福呢?
      假期结束,我返回南京。小满和一干亲人送我。汽车启动,一张张熟悉的脸慢慢闪过。最后,是小满,她跟着汽车,挥着手,朝前奔跑。雪过天晴的日子,天空这样的蓝。她的微笑,被定格在我的心头。旧日的时光,仿佛潮水一般,瞬间奔涌而来。
      我看着她,就像看着我自己,两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,曾经天真烂漫,曾经笑靥如花,曾经少年得意,曾经心灰意冷,也曾经万念俱灰,酸甜苦辣,伴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平静淡然。回头看时,人生的旅程,已走过了大半。
      我心疼她,就像心疼着我自己,年近30的女人了,脸上出现斑点,眼角有了细纹,昭示着青春已在远去,我们已在慢慢变老了。歌词里唱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”,永远都是女人的一厢情愿,所以,惟愿小满好好地珍惜自己。
      小满,再会!
      小满,如果,如果有来生,来生我们还做姐妹!
       (摘自《烟台晚报》)


    (本文编辑:風輕輕)  转载请注名,出自爱情163网 www.aiqing163.com



    顶一下
    (4)
    25%
    踩一下
    (12)
    75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表情:
    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推荐内容
    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