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 登陆  
  • ..
  • 经典爱情小说 校园爱情小说 短篇爱情小说 浪漫爱情小说
    返回首页

    累了·放手吧

    时间:2009-12-01 02:29来源: 作者: 点击:
    累了·放手吧
     

    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
        [一]
        时间弹指间流逝,岁月无声,在人流中无情地消逝着...
        拎着行李箱,张望着,慢慢地走在这清晰又似模糊的街道上。三年了,是啊,三年了!家乡的城镇变了,不见了从前的从容宁静,没有了从前的雅俗淡然,嗅不着从前的清新阔然。一眼望去,幢幢高楼屹然地立起,从前的琉璃瓦房不见了;街道上的人流错落在各个角落,熙熙攘攘的;汽笛声不断地在耳边响起,阵阵刺耳。突然间,觉得自己好陌生,这一切,来得是那么的从容,来得那么不经意!
        走到离家不远的小桥上,让我感到亲切和暖心的是小桥依旧默默地跨步在牧慈河上,它是那么的镇定,那么地默默奉献,依旧地托起过往的人们。走上小桥,轻轻地触摸着小桥的青石,仿佛有了经久地亲热和舒心,这是重逢的喜悦,这是重温的旧梦。小桥的青石上,长着斑斑驳驳的青苔,错落间透着它走过的风风雨雨,默默间散发着它渊远的悠长。站在小桥上,伏身看着小河里自由自在的鱼儿,不觉回忆已随小河水流回了童年时光。小时候,她最喜欢站这小桥上看水中的鱼儿了。那时候,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快乐的样子,在清水里笑西西地不停地闪动,她那美丽的身影,是小河最美丽的涟漪,是我最美好的记忆。抬起,张望着四周,她,她不见身影...这一刻,眼角有了浓浓的湿意,心开始不停地乱跳。
        她,住在我家隔壁,是从偏远的乡里搬来的,那一年,乡闹水灾,她一家人都举家搬进城来的。
        由于政府没及时给他们安排好住宿,她一家人就住到我们家了。那时候,我们还算宽阔,他们一家人住进也还是挺宽阔的。妈妈常说,这一来啊,我们家就热闹了。是啊,家是热闹了,可是,和一家陌生的人住一起,我总觉得有些不自在,刚开始的时候,我常和妈妈唠叨,我不住家里了,我好不习惯,我还是到咱二舅那边住好了。妈妈生气地骂起来:你啊,怎么不习惯了,以前觉得家里冷冷清清的,现在不是很好吗?你呀,就别在闹了。再说你二舅忙,她那有时间照顾你个捣蛋的小鬼埃我说不过母亲,生气地跑出了家门。出了院子,我慢慢来到牧慈河的小桥。站在小桥上,望着小河水轻轻地流向远方,心里觉得好受气,想着妈妈不让我到二舅那住,气就一阵阵地涌起来。我用脚不停地踢着小桥的青石板,脚尖都踢痛了。
        我一个不知道在桥上站了多久,夕阳都快西下了,那时候,撒娇的我,心里打算着不回家,让妈妈为此折服。如经想来,那时的我,真是太幼稚了,太不懂事了。夕阳的霞光,把下小河染上了美丽的色彩,真是美丽极了。突然,有个娇小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,是她,陌生的小女生。我回头去看,她看上去很不好意思的样子,羞红面狭透着和其他女孩不一样的气质。我无精打采地问,有事吗?她慢慢地走到身前,没和说话,只是伏身看河的鱼儿。她指着水中的鱼儿说着:鱼在水中的样子好美,她多自由正在啊!她抬头看了下我,那眼神,分明透着异样的心绪,是那么模糊,有是那么神秘!她指指水中的鱼,说着:“如果,如果水中的鱼到了岸上,她还会那么美,那么自由正在么?她回过头来,看着我,那样的眼神,那样的神情。我都不记得我当时是什么表情,又是怎么样地想掉头就跑。那个瞬间,从她的表情里,我明白了,她的话不是说给我听的,她,她是在说她自己。想到这里,此时的我,开始怀疑当时的我是不是一个不懂人间冷暖、生活坎坷的傻瓜?我没有回答她,只是静静地低下了头,避开她那么让人想看又不敢看的眼神。心里慌乱的我,不挺地踔着双手,好想,好想一下子躲进土里。她也踔起手来,轻轻笑着说:裕哥哥,我们回家吧,你妈妈还等着我们呢!我慌乱地说,我想再多呆会。她依然笑着,那好,我陪你。
        我们就这样站在小桥上,静静地,任夕阳慢慢地落下地平线,任心跳和着小河的涟漪,轻轻地荡在平静的河面上。
        她开口说,裕哥哥,你为什么不说话啊?
        说什么呢?我不会说话!
        是啊,年少的我,是很不会说话,也不知道那时候的我,因此犯了多少错!
        说说你啊,你说了,我也和你说说我自己?
        说我?我有什么好说的,我啊,是个十足的不懂事、调皮的小鬼,妈妈常常这样说我的。
        不不不,我不是要你说这个,你可以说说你在那个学校上学,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?等等的。
        我笑了,说这个也算埃
        嘿嘿,算啊!你说说嘛,我会仔细地听的?
        看着她那很认真的样子,我不得不说了。
        我叫陆裕,我呢,我呢...
        她看着我,嘿嘿地笑了!
        我很是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好笨,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都不会。
        我有些生气地说,你就别笑我了,我知道,我是笨,还是不说了!
        要说,不可以不说的,你都答应了我的。
        看看她,我突然间在她的眼神下,我彻底地败下来了,面对着她,我更多是害怕!
        我呵呵地笑,那好吧,我从头开始!我叫陆裕,在圆河中学上学。平时呢喜欢独自一个写些东西,独自去后山那边采些自己喜欢的花草,还有一个站在这小桥上看河里的鱼儿,看夕阳西下...
        呵呵,你喜欢东西真不少啊!你什么时候也带我一起去后山采些小花小草啊?
        我诧异地看着她,笑了!
        你也喜欢花花草草的东西?
        是啊,挺喜欢的,还有呢,我是想啊,你个人去多没意思啊,我和你,这样两个人有说有笑,多好啊!
        没想到,她那么为我着想,可以看出,她是个很会关心别人好女孩。我开始喜欢她那样的性格,那样的善良!
        恩恩恩,等星期天了,我带一起去。顺便啊,给妈妈他们带点山上的泉水回来。
        呵呵,那真是太好了,你知道吗?在我家的后面也一处山泉,清清的,远远的就可以听见它哗哗流淌的声音。我和同学经常去那里打水回来喝,那水可好喝了,入口很清凉,甜甜的,喝了真是有一种回味无穷的感觉。
        呵呵,有时间一定去看看,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?
        回去看山泉,带你去看家乡的山泉...
        她有些感怀,我不知道她再想什么?但我清楚离开家的那种感受!
        对不起!
        为什么说对不起,没什么?只是有点想以前的同学了,现在也不知道他们都怎么样了?那场大雨,把我们都分开了,如今,都是背井离乡,各奔西东了。
        好了,该我说我自己了!
        好,我听着。
        我叫馨萸,陈馨萸。在童安中学上初三。平时,平时我都喜欢和同学一起采集各种花草的标本,收集美丽的小石子,喂养一些可爱的小动物。每当周末的时候,我就叫上同学一起出去爬山,喝山里的山泉水......
        她开心地讲着,开心地回忆着她过去快乐的日子,我靠在小桥的石墩上,傻傻地,我双手托着脸蛋,仔细地听着,仿佛我和她,和她的同学,一起奔跑在野地上,寻找自己心爱的美丽石子...
        时间悄悄地在我们身边流着,小桥的流水,悄然地画出一团团的涟漪,映着她开心的样子。
        自从那次以后,她和他成了朋友,我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        时间流去了,人慢慢地成长了。岁月远去的背影,给人们留下了很多东西。
        [二]
        馨萸,一个很独立的女孩子,她很小的时候就没了母亲。在她家里,对她的弟弟妹妹来说,她就是半个母亲。认识她以后,我从她身上学到很多的东西。
        我和对比起来简直太渺小了,从小就在母亲的细心呵护下成长,慢慢地养成了不可一世的坏脾气,动不动就乱捣蛋,惹家人伤心。馨萸总穿着一身白兰的衣服,那双如水的眼睛晶莹剔透地,闪动着青春无限活力。散落的长发错落在肩旁,随风轻轻地飘动着,是那么美丽动人。一副动人的脸蛋,是那么的和蔼可亲,总是让人喜欢。
        站在这久违的小桥上,有多少的回忆,有多少的伤感,又有多少的遗憾!
        拎起行李,走下了小桥,朝家慢慢地走着。
        走进家门,妈妈迎面忙着来接我手中的行李,回来了,累了吧,快坐下休息会,我给你做点吃的。妈妈还是和以前一样,顺口就叫:老头子,快给孩子倒背热水。爸爸戴着老花镜,手里拿着一本苍黄的书。眉间多了几多皱纹,清晰地挂在花白的眼睫周围。
        我忙对妈妈,妈,你啊,还是改不了以前的脾气。转身对爸爸说,爸,你坐着,还是我自己来!
        爸爸没起身,拿下眼镜,笑了。老婆子,这是自己家,要喝什么,自己去龋别老把他当小孩子。爸爸,还是一副军人的严肃威严,依旧一张三年前的脸孔。
        妈妈唠叨着,你啊,怎么就那么老架势,怎么就不把你那老皮囊给放下一会啊!
        我走近妈妈,接过水杯,笑着说,妈,爸说的对,这是自己家,我又不是外人,你这样啊,还我觉得我是外人了。
        你这孩子,我什么把你当外人了。你看,你爸那样你还帮他说话。
        我嘿嘿地笑着。走到爸爸身边坐下了。
        妈妈,忙着为我做饭,爸爸没说话,还是看着那苍黄的书。
        我踔踔手,端起水喝着。
        怎么?和冷吗?
        没,没有。
        爸爸还是那样冷冷的,这种冷,依旧和三年一样,事过这样多年,我仿佛还是不能习惯他对我这种让人难受的感觉!
        爸爸是个军人,自小以来,我对他没什么好的影象,也很少和他多说上几句话,没想到,如今还是一样。我再想,这是我不对吗?也许,我们父子注定了没互相沟通的命!很多时候,我试着去和父亲沟通,可是,他总以一副军人脸色把拒绝在窗外。有些时候,我真怀疑,我是不是他亲生的,这个想法想来是很可笑的,但当我看到父亲那副脸孔,就让我不得不去想。
        我看看身边父亲,似乎比以前陌生了,不是因为他眉间的青丝,是什么原因,我也说不太清楚,反正就是觉得他对我从没当儿子那样看。我起身,走进厨房,看着妈妈正忙的慌。
        妈,我来帮你,也让你尝尝我这几年在外面学的手艺。
        阿裕,出去坐着,看妈给你做你以前喜欢吃的菜,你为妈做菜,等,等晚上再做。我也想看看,我的阿裕这几年在大学里出了学习还学到了些什么子!
        我呵呵地笑起来,妈,晚上做给你看看。
        好好,快到炉子边去,天很凉,别感冒了。哦,对了,听你上次打电话来说,你那头晕的病又犯了,现在都好了吗?
        妈,好了,你看你,在我面面总是唠叨不完。
        是是是,我是唠叨,我都是为你好,总像你老古董的爸!
        我轻轻地拉了下妈妈的衣角,怕爸爸听见了!
        我回到炉子边,轻轻地坐下。
        哈,好小子,出去几年,开始不认你这个老爸了。你和你说我什么了?啊,我心一颤,爸爸还听见了。
        没,没说您呢?
        我忙把话题插开,爸看什么书呢?
        我们家族的家谱!
        家谱,上面都写些什么啊?怎么从未见过?
        写着我们祖先的过去,以及我们祖祖辈辈都依旧的家规家训。父亲叹息着,都是过了的东西,没什么好的!
        突然间,我觉得父亲好象背负着太多的东西,太多我不知道的事。
        妈妈给我做一桌丰富的菜肴,吃得我满嘴口水直流。
        吃过午饭,就走进那间熟悉的小卧室,这间曾有着我太多回忆,太多辛酸快乐的屋子。屋子里的一切还是以前的摆设,依旧地那么雅致清新。坐到床边,抚摸着粉色的被褥,有着久违的感受,很久久没有这种触摸了。
        书桌上,还摆放着她的相匣,相片上的她,依旧一副瘦小的身影,还是一样的美丽。看着她那眼神,眼角不觉已湿湿的。这时候,妈妈进来了。我忙拭去眼角的泪。
        妈妈看着我,轻轻地说,傻孩子,那都过去了,就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了。
        我微微地点了下头。
        妈,她还好吗?你有见着她吗?
        她,她还好吧!哎~~!说来,我们真是对不起她!当初...
        没等妈妈把话说完,我想去看看她?
        妈妈看着我,她知道,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,她没说什么?走了出去。
        没过多会,妈妈又走进来了,她把一包用头绳系着的东西给了我,轻轻地拍了我两下,转身出去了。
        看着那红色的头绳,是那么的熟悉,这是我送给她,为什么这东西会在妈妈这呢?我很是疑惑,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包东西。里面是一对同心结和一盒千纸鹤,其中还有一封信。看着些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!同心结,千纸鹤,这都是我们的承诺,一个永远的承诺。我心里好乱,她这是...我打开信,那熟悉的字眼,跳动在白色的纸上。
        裕哥哥:
        还记得那座小桥吗?我们,我们是从那里开始彼此了解,彼此倾心的。时间过得真快,一转眼都这么多年了。你在大学还好吗?你知道吗?我多想和你一起到大学里,一起学习,一起追寻我们的梦!
        裕哥哥,我这一刻有太多的话想对你,但我不知道从何开始说起。我的心情,我想你是明白的,因为我相信你还是我爱着的那个裕哥哥,你了解我,是这样吗?
        裕哥哥,秋天了,我知道很很快要回来了,所以把同心结和我亲手为你折的千纸鹤给阿姨帮你保管着。你回来了,不要来看我,我想我们已经不需要见面了,一切已经成过去,就让我们之间留下美好的回忆,让那美丽的心跳停在小桥的青石上,永远那么静静地守望。
        裕,我累了,你知道吗?我真的很累了,放手吧,让这一切都随风飘摇吧,让那美丽的承诺伴着落叶去寻觅她们更美好的心灵归宿。
        往后的路还很长,我们要继续走下去,请不要为此而怪你父亲,这都是我的决定,我从来都没怪过谁,也许,我们就是那种有缘无分的吧。是该从头开始的时候了,就让我们把那个承诺忘记吧,这样我们都会活得更轻松,更快活些。千纸鹤,千纸鹤,飞吧,放到你属于你的那一片天。
        累了,放手吧!亲爱的,祝福我们的未来吧!
        馨萸
        祝福你天天快乐
        信看完了,信也湿了,心也湿了,不,是心碎了,支离破碎,一点点地坠落!
        馨萸,这不是真的,我知道,你不会这样,三年了,我知道你一直等着我,我也一直思念你。我知道你是在捉弄我,我不会伤心,等见到你,一切都会明白的,你是骗不了我的。
        我把同心结和千纸鹤包好,好好地放进背包里,拎起背包走出房间。来到客厅,妈妈问,阿裕,你这是...?
        妈,去童安的车站还以前那吗?
        你这孩子,难不成你现在就要去童安?
        是的,妈妈!我坚决地说。
        去吧,三年了,该去看看了。爸爸坐在一旁,眼睛依旧没离开书。
        妈妈侧身看了看爸爸,脸上露出了一从未有过的喜悦,这是这种喜悦来得太晚了,对我来说,对馨萸更是如此。妈妈笑了,对着爸爸说,开窍了!
        爸爸放下手中的书,轻轻地拿下眼镜,望望我说着,是该放下了。小子,爸爸带你去车站吧!
        看着爸爸,我不知道说什么,这让我觉得他今天好象是另外一个人,这一刻,他的似乎轻松了些,从前那板起的面孔消失了。他说的“该放下的”,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?但是,他终于不再反对我,反对我们!我心里很开心,我想馨萸要是在,她也会开心的。
        妈妈忙站起来,我也去。对了,阿裕,把衣柜里那盒补品带上,听说你叔他最近身体不好。
        [三]
        我和爸妈来到去童安的车站,等了半个小时,终于才开车。
        临别时,爸爸拍着我肩膀说,你先去童安中学吧,她已经调配到那里做中文教师了。见了面,告诉她,让她来看看我和你妈妈。
        我不住地点头,真想马上就能见到她,我亲爱的馨萸。三年了,这中间,她从不让我去看她,今天,今天我一定要见到她!
        妈妈把一袋很沉的东西递到我手里,开心地笑着说,孩子,妈妈本想和你一起去,只是我这身子骨坐不起着长途车。见了面,让她请几天假,一道回来看看。你告诉萸儿,妈妈对不起她,这些年没照顾她,让她一个女孩子受了不少苦。妈妈说着,眼睛水汪汪的。
        妈,别说了,我不知道我这一去能不能见上她。妈,我真好怕,怕她......
        傻孩子,别想太多了,这么些年多过了,我想她能明白。去吧,我等着你们一起回来。
        汽车慢慢开走了,载着我跳动的心,载着我满俯的希望,驶向童安。
        坐在车上,心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,它就刚出窝的小兔,似乎要崩出我的心坎。望着车窗起伏的山,一片片地,都往车后移去。
        馨萸,穿一身白兰色的连衣裙,散落的长发,轻轻地飘在双肩。一双比牧慈河水还要清秀亮丽的水眼睛,总是那么那样地神情,那样地让陶醉。
        我坐在车上,回忆着我美丽的馨萸,心中有着无限的美,无限的甜蜜和开心。
        大约坐了三个小时的车,我到了童安。这是一个偏远的小镇,一眼看去,高低不齐的楼房错落地立着。阳光稀密地落下了,透过树枝,映下班驳的影子。
        我走在小镇的街道上,看着街上稀少的人,他们是那么的热情,那么地悠然自得。谈笑间,可以看出他们秋收后的满足和喜悦。我走上前,向一位中年叔叔问:叔叔,你知道童安中怎么走吗?中年叔叔看看我,和客气地说,你是外地来的吧?他的问话让觉得很奇怪,我笑着说,我是城里的,三年没来这了,听说童安中学没在原来的地方了,所以就找不了。中年叔叔也很诧异地笑了,听你一口普通话,是在外读书吧。我点点头,难为情笑着。其实,我真没注意到这一层,也许是在学校习惯了,刚到家乡还改不过来过本土的话。没想到,一口普通,我就成了外地来的,想来真是好笑!叔叔带着我穿过几道巷子,便看到了童安中学。别了中年叔叔,我一个人东张西望的走到学校大门外。看着学校里出入的人很少,静静的。我拎着包,慢慢地走了进去。放眼望去,中学的一切,和城里的差不多,一样的高楼,一样的运动场,各个建筑都错落有致。
        远远地,能清晰地听见教室里传来的朗朗读书声。我的心开始不停地跳动,心中想着很快就要见到馨萸,又是开心,又是激动。
        我走近教室,有些胆颤地张望着教室里。突然,身后有人在叫,请问你有事吗?我回过头,是个中年男子,一身黑色外衣,我想他该是这的教师吧。开口遍问,请问陈馨萸老师住什么地方?中年男子和客气指身后的那幢高楼。那幢楼,402房。请你是他什么人?我笑笑说,我是她朋友,假期回来看看她。由于来的及时,没来得及通知她就来了,所以...。中年男子打断我的话,原来这样,她现在在201教室上课,请你等几分钟,马上要下课了。
        我点着头,上前和他握手。谢谢你,真是谢谢你!
        这时候,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那样激动,也许是我真的来得太突然了。
        中年男子帮我把东西放到了教师休息室,让我在那么等。坐在休息室里,真的很不舒服,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。于是,我走出休息室,来到201教室外,我轻轻地走到窗前,小心地注视着教室里的一切。我的心,一阵阵地跳,都要跳出了心窝。
        她,站在讲台上,静静地为同学讲解着。一身白灰色的衣服,依旧散落的长发。一副宁静和蔼的脸上,隐约挂起了几丝苍白。她,这些年一定受不少的苦,
        看着她,我莫明地心伤起来。馨萸,对不起!我轻轻地拭着眼角的泪,没注意教师里的她已经发现我了。当我的目光落当她身上的时候,她已经停下了讲课。这一刻,我们的双目拥到了一起,这是久违的相互注视,这梦里相约的誓言。突然,教室有同学站起来,老师,外面有人找你。我想到,我影响了她上课。她示意让同
        学坐下,继续上课。她有些慌乱地放下了手中的书,拿了碇粉笔,转过身去,在黑板上写着。窗外的有些不知所措,是立刻走开,还是继续等她讲完课呢?我很矛盾,心扑哧地跳动。我还是停留在教室外。静静地等着。时间一秒一秒地走,大约过了10多分钟,下课的铃声响了。同学都蹦跳涌出了教室,他们都偷偷看我,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着。看着同学们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同学都一一地走了,她慢慢走出了教室,面色很模糊,她微微笑笑,走近我。怎么来也不先告诉我一声,我好来接你啊!她语气,没有半点的生气,也没有半点的惊喜。我开心地对她,我啊想给你个惊喜!她只是笑笑,没了表情。走吧,到我寝室去。
        我跟在后面,我有些失望,心里的滋味一下不知是那一种味道。馨萸,她还是以前的馨萸吗?
        我们互相都没说话,拿了东西,来到了她的寝室。
        屋子不大,但是很清秀,收拾得整整齐齐飘漂亮亮的,给人的感觉很好。
        坐吧,累了吧,坐那么远的车。
        不累,只要能看到你,坐多远都不累!
        是吗?你坐会,我给你做饭!
        听着她这些冷冷的话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也不知道我的出现是对还是错?朋友,我错了吗?心里像秋天的阴雨,飘落着冷清的雨点。
        馨萸,我不饿,你都忙一天了,一定很累了,饭我来做,你坐下来好好休息,我给你做你喜欢吃的菜肴。
        这怎么成呢?你是客,嘿嘿,我不可怠慢不来。
        我是客,是我听错了吗?原来满载希望的自己,这个瞬间仿佛被当头一棍,晕头转向的,不知这是白天还是黑夜!
        馨萸,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客人!你真会豆人开心,我压着心里的感受。
        是朋友,也是客,怎么?都三年没见了,别不开心,没个好心情是尝不出我给你做的菜肴的味道的。好了,坐会吧,我马上就好了,不会饿着你的。
        “不会饿着你的”多么熟悉的话语,不过此时此刻听来,为何是如此的难受,如此的刺痛。
        馨萸走进厨房,把我留着客厅,我觉得我好孤单。我回头看着厨房里的馨萸,她的背影,她的长发,渐渐地模糊着,模糊我的视线。我不敢想,是馨萸放弃了,冷冷的话,刺碎那个我一直坚守的诺言,点点地,飘零着,散落着。我起身走到厨房,看着她,静静地。她回头莫明地看我一眼,做菜有什么好看的,这里呛呢,回客厅吧,马上就好。
        我走近她,想开口说话,但又不知道说什么?眼泪已不知觉间悄悄来临,咸咸的,苦苦的。我轻轻地抱着她,熟悉香味,一样瘦而细小的腰。我有些嘶哑地说着,馨萸,是你不要我了吗?
        她轻轻拿下我的双手,回头看着我,那眼神,模糊而坚决,让人屏住了呼吸。阿裕,对不起,我们不要这样好吗?有什么等吃完饭,咱们好好说,好吗?
        她帮我拭去了眼角的泪,拉我到客厅坐下了。面对着她,我总是想什么,且又说不出,不知道那时的我是不是神经错位了。
        她把菜端到桌上,给我盛了满满的一碗饭。看着眼前的一切,我不停想着过去,我们的过去。以前也是常给做几道鲜美的菜,然后盛一碗满满的饭,我能把整碗的饭吃完,还要喝一碗鲜鲜的汤。
        看着桌上满满的饭,那热气腾腾的菜肴,它们都我曾经最喜欢吃的。而这一刻,我全然没有胃口。端起饭碗,轻轻地摊了几口便放下了。
        我饱了,真很好吃,谢谢你为做了那么多好吃的。
        馨萸看看我,好吃,那怎么吃那点,味道不对吗?
        不,不是的,真的很好吃,只是我真的不饿。
        对着淡然冷语的馨萸,我早已饱了,那满俯心伤已把我的心塞得满满的,没有一丝空隙了。
        这是三年后的一起坐在一起吃饭,是多么的不容易,是期盼已久的心愿,谁会想到,原来结果是这样的。也许,是时间把这一切都改变了,它留给我们的,是让我们将来怎样继续生活下去,怎样学会珍惜一切。
        看着窗台上秋菊,那灿灿的花朵,好美,在这个凄清的秋季,她依然开放,依然美丽芬芳。心理的伤口,会愈合吗?我问着自己,默默地,看着馨萸收拾着碗筷。窗外,已是天色灰灰,模糊世界,模糊我的心理。
        我打开背包,把拿封着同心结和千纸鹤的包拿在手里,它是那么的沉重,红红头绳,丝丝缕缕透出血色染起的色彩。
        馨萸轻轻从我手中接过去,阿裕,这里面的信你看了吗?
        看了,馨萸,你告诉我,那信不是真的,我知道是你在逗我的。我过于激动,双手紧紧地握住馨萸的手,像风中的风筝,颤抖着。
        阿裕,不要在欺骗你自己,我也不会在欺骗自己,你了解我的性格,我说过的,我是不会在改变的。她声音有些沙沙的,眼睛里布满了湿湿的雨滴。我清楚地知道,她是压郁着自己,不和我说她心里想的。馨萸,为什么要那么傻,为什么要让我们彼此都伤心难受呢?
        我握紧她的手,眼泪流在手里,冰冷地,但是只要握住了馨萸的手,什么都是温暖的。馨萸,你怕我父亲还在反对我们?你放心吧,是他们同意的了,我爸爸他不再反对我们了,我来的时候,他们还送我了,他们还给叔买了一些药和补品。
        馨萸,你知道吗?我看到你给我留那样的信,我匆忙的赶来了,我想知道到,你是不会不要我的,对吗?
        馨萸把手抽了回去,淡淡地说,阿裕,我累了,真的,我觉得曾经的我们都是那么的幼稚,还许下了我们做不到的幼稚的诺言。那都是年少的我们不懂人情世故的所为。放手吧,我们不要在为所谓的承诺而背负什么,背负的东西多了,会让人受不了的。
        曾经的承诺只是幼稚的所为,她的话,是秋天的凄凄冷风,是冬天棱棱的冰花,一次次地冻结我的心,把我慢慢冰容。默默的秋菊啊,请给我点热,让我温暖,给我点可以继续活下去的温度。
        馨萸,我抱住了她,紧紧地,永远不会放开她。馨萸啊,这是你在给我考验吗?你让我放手,你知道,我已经无力放手;你说你累了,就让我为你抚慰你疲惫的心理吧。三年了,三年了,你不会这狠心,我的心已是憔悴不堪的了,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?馨萸,我会受不了的,放手,是我该说让你放手,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。
        馨萸哭了,眼泪顺着眼眶流着,洗着我们这些年苦苦等待的岁月,凝结着我们相约的美丽。
        阿裕,你真傻,为何到了今天你还是放不下,我是开心还是伤心,这一刻,我说不清了。我怕伤了你的心,偏偏还是伤害了你。呜呜呜...
        就这样紧紧地相拥,静静地...秋菊默默芬芳,香气散发在清新的空气里.
        [四]
        第二清晨,我们一起回了她家。
        一进屋,几个弟妹就迎面笑着欢迎我,都问我有没有给他们买好吃的,看着他们那无忧无虑的可爱的样子,这让我感受到了,长大后迷茫。长大意味着有了责任,意味着人生开始了另一段旅途。现在多么渴望自己不要长大,永远和馨萸活在那个快乐的18岁。
        叔坐在木椅上,脸色不大好。对我的到来,他似乎不太高兴,也没在意。我走上前行了个礼,轻声地说,陈叔好。他轻描淡写地回了句,好。
        我回头偷偷地看着馨萸,心里觉得满安心。陈叔对我不像从前那样亲热了,他对好象有满肚子的气。
        那天,我忙着和馨萸一起做家务,忙了一天,整个人都快散了。傍晚的时候,我坐在原子里,帮馨萸看同学的作业,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    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,陈叔叫醒了我。他冷冷着我说,咱家不是没床,怎么不到床上去休息呢?你看你一个大学生,出去这么些年了,来到这穷乡里,不习惯了吧!我听着,陈叔的话是话里有话,为什么他会这么想呢?我心里浮起了淡淡的忧心。这不是他一时的气话,我知道,他还恨我爸,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,为什么老人都还把她放在心里呢?
       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,那一年,我高考,和馨萸一起,同是高三毕业生。那一年的秋天来得比较早,虽说是7月,一切且已是秋天的景象。路上落满了满地的黄叶,踩上去,发着沙沙的声音。接近高考的那段时间,我经常和馨萸一起到牧慈河的小桥上玩,也是在小桥上,我们私自定下了终身。甜蜜的山盟海誓,如梦的美丽承诺,让我们更加互相依偎。
        正当我们开心的享受甜蜜的时候,厄运也悄悄地来临了。那是高考发榜后的几天,我和馨萸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拿着红红的通知书,想着要和馨萸一起走进我们梦想的大学校园,真有说不出的开心和喜悦。
        突然有一天,陈叔来到我们家,和妈妈说了我和馨萸的事,因为我和馨萸的事他从开始就知道,他也没反对我们,还为我们小两开心着呢?妈妈知道了后,没告诉我,直到爸爸从部队回来的第三天,妈妈把一切都告诉了爸爸,爸爸很是惊讶,同时也极力地反对我们,还打发脾气地狠抽了我顿。本来他刚从部队回,我们全家是高兴的,没想到爸爸会为了这件事大发雷霆。
        遭了爸爸的打,我心里很是委屈,总爸爸当我是小孩子,我都18岁了,我会想我自己的事了,我和馨萸是真心的,为什么他就不明白的。妈妈对我和馨萸她没说反对也没表示同意,她只是劝我,做事都要考虑后果,将来后悔那就了来不及了。我和妈妈把我馨萸之间的感情说了,她很感动,她安慰我,现在最重要的是安安心心地去上大学,感情的事等事业有成的时候再谈也不迟。
        我知道妈妈是一片慈母之心,而父亲,是不明事理,依旧改不了他多年来的死教条祖训家规。想着爸爸不可能让我和馨萸走到一起,我就暗下决心,决定和馨萸一起远走。现在想想,我那时候真的想得太简单了,解决事情太幼稚了。
        过了几天,我和馨萸说好了,放弃上大学,一起南下打工。趁着一个下雨的天气,我和馨萸一起逃离了我生活了17年的家乡,坐上了去广州的长途车。一路上,馨萸总问我同一个问题:裕哥哥,我们这样是对还是错啊?我没回答她,只是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。其实,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还错。年少的我,心里只知道,只要能和馨萸在一起,就当爸妈没我这个儿子。年少的心,年少的武断。当初的我,从没想过妈妈的感受,她是怎么想的?她真的当从没有过我这么一个孩子吗?天真年少的两颗心灵,握住了幸福还是把幸福抛向了一个无知的未来?
        我离开的事一下子在人群中传开了,人们的沸沸扬扬,一向多病的母亲,经不起这样的打击,她病到了。在离开之前,我写一封厚厚的信,决然地选择断绝我相亲相爱的母亲的母子关系。在那封信里,对我父亲我没有太多的语言,我只是狠狠地写着,我恨父亲。
        我和馨萸到了广州才第四天,爸爸就通过他在部队朋友的了解知道我们馨萸的住址,并来到我的住处,陈叔叔和爸爸一起去的。当爸爸站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的世界暗了,我知道,我们始终还是要被拆散的。只是我不甘心,不甘心就这样没了我的馨萸,就这样和心爱的馨萸分开。
        爸爸给我一计响亮的耳光,暴躁的他,指着我的鼻子骂道:“你这不孝子,你以为你躲到天边去啊,啊...你会飞了,不可一世了!你知道吗?你妈妈为你快要去见阎王了,你明白吗?你...”
        我抽泣着,沙哑的问陈叔。“陈叔,我妈妈她怎么啦?她..她...”陈叔表情很惨白,傻娃娃,现在的关心你妈了,怎么开始的时候不想到这些!你看你们,成什么样子了?早已被吓得泣不成声的馨萸,偷偷流着眼泪,央求着我的父亲“大伯,你别再打阿裕了,这都是我的错,我们和你回去,和你回去...”沙哑的声音,是撕心的痛,是伤痛的无奈。
        父亲怒气没有平息,狠狠地看着我。他问我,你想怎么着,我陪你玩到底,你想飞不是吗?...我今天就看你飞上天去!
        我呜咽地说,爸,我不想和你说,这是我自己的决定,既然你找来了,我跟你回去,我和咱妈说去。父亲斜了几眼,我知道,他还怕激怒我,只是淡淡地说,好好,和你妈去说,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开口。
        陈叔是个老实的人,他没骂我,也没骂馨萸,那时候,我心里真的很感激。
        那天晚上,我和馨萸跟着爸爸回了家,一身的疲惫,一身伤,一心的委屈,我心想,我和妈妈说,她会明白吗?无奈的我,无奈的在父亲的威严下回到了家。
        回到了家,妈妈也从医院回了家,看到我,她开心,一脸的笑容,可是笑容下掩藏不了的憔悴挂在瞬间苍老的面额上。他拉起我的手,轻轻地抚摸着,傻孩子,十足的傻气,你要和馨萸在一起,也用不着离家出走啊!你那绝情的信,可把妈妈的心都弄碎了!
        我哭了,我第一感受到了做为母亲一下子亲生的孩子不要你的心情和痛苦,这是多么勾魂断肠的啊!
        妈,对不起,是我伤了你的心,孩儿不会再那样了。妈妈,你知道,如果没有馨萸,我上大学还有什么意义。
        意义?你说,我和你妈把你拉扯大又有什么意义,难不成是养你来气爹气妈的噶?爸爸的话总是那么地刺我的耳朵,他不明白,也不会明白?
        馨萸和陈叔回了家,我去看过她,她一直不开心,整个都瘦了一大圈。我安慰她,等我们大学毕业了,我父亲就再不能阻止我了,我们就慢慢等待那天吧。可是,她且给我一个惊奇的答案,她决定放弃读大学,她要回乡里去教书。她伤心地说,她上大学会让家里更难维持的,当前的学费都还没凑够,别说要读四年的大学,这会给家带了多大的困难!看着伤心的她,我心里很难受,我想帮她,她那弱小的心灵受不多么多的苦,从小就担着一家人的生活,她会挺不起的。
        自从回来以后,见面的时候少了,互相见面都变得沉没少语了,无力的我,虽然想帮她,但不知道怎么帮她,只有安慰她,更真心的关心爱护她。我的心里很恨很恨我的父亲,我们美好的梦,都在他的弹指间灰飞湮灭了。
        有一次,妈妈问起我起馨萸的情况,我把馨萸不想上大学的事告诉了,也说了我想帮她。妈妈很是同情,她被着我的爸爸答应了,她会尽力帮馨萸,帮我的馨萸。听到妈妈答应了我,我是多么的欢喜,多么的高兴,我暗暗地高兴着,也为馨萸高兴着,我很想早点把着个好消息告诉她。
        偏偏,世事总那么的不如意,总捉弄着人,让人觉得天旋地转。
        [五]
        离开学还有10多天,我那准备偷跑去告诉馨萸的,可是,事情就是那么巧,那么让人防不胜防。那天,陈叔来了,他难为情地口向我爸借钱。我站一旁,心跳是那么的快,我希望爸爸会答应,我希望爸爸不会把我和馨萸之间拉扯到他和陈叔之间。可是,爸爸沉没了半天,开口说了句很无情的话,在觉得是很无情的。陈简啊,我说了你不要生气,我没有多余的钱,我这些年存下的,要留给孩子上学的,不是我不想帮你,我也知道你的困难,你还是另外想想办法吧!
        陈只是淡淡地笑了,没关系,我再向其他邻居借借。
        妈妈没说什么,只是让不要担心,让我告诉馨萸,不要放弃上大学,只要我们听话,她什么都会帮我们的。
        开学的前两天,妈妈把7000千元钱给了我,让我给馨萸,过两天一起上路。妈妈微微地笑,我的阿裕会长大的,你要记住,妈妈今天对你好,是希望你块块乐乐地,那做母亲的也就安心了。
        我感激我的母亲,什么时候把我捧在手心,她的恩情,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。而这一切,父亲都是不知道的,同时,我也很怕她知道了这一切,他知道了,这一切就完了。
        是啊,他知道就完了。
        那天,我和馨萸相约在牧慈河的小桥上见了面,我把妈妈给我的钱给了她,她看着一下子有了学费,别提有多高兴了,她拉着我的手,神情地望着小河水,静静地怀想着我们美好的大学校园。
        陆裕,一个响亮而狠狠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着。我猛地回过头,是父亲,他生气举起手,但是没打下来。我颤抖地认着错,害怕他知道我是拿钱来给馨萸的。哈,为什么我每一个念头会在父亲的身上发生,我后悔自己的想法,恨透了无情的父亲。
        他把目光移带馨萸的手,伸手让馨萸把东西拿过去,馨萸看着我,我苦苦地求着父亲。爸,你不能这样,我送馨萸一点生日礼物,难道这你也要管吗?爸,我听你话,好好去上大学,你别,别...爸爸没听我的,伸拿过馨萸手中的红色纸包,打开了!他很惊讶,他笑了,那是诡秘的笑,那是魔鬼的笑,我大声地哭了。爸,我恨你!
        馨萸跑了,流着眼泪跑了...那是多么的无奈!痛心,恨,深深的恨,此刻之间深深砸进了我幼小的心灵。
        我哭跑回家,彻底地失望了,彻底地恨着了我的老父亲,一个军人,无情的人。上天啊,他是我父亲吗?我无数次地问自己,为什么他就没一点像我的父亲。我哭着对母亲说,母亲哭了,她明白我心里想的,可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,她不知道父亲会这样。她轻轻抚摸着我...
        父亲回来了,他脚刚踏进门,妈妈便走上前把他手中的红纸包夺了过来。我说老不死的,你这些年在部队里是不呆糊涂了,还你神经出了问题,这是我让裕儿这样做的,你是不是太过分了!
        爸爸没了表情,他没想到,妈妈和他相亲相爱了一辈子,今天这样说自己。我想,父亲那时候也不好受,可是,这怪谁呢?
        好好,很好,你母子一条心,不管,我不管你们,你就看着咱陆氏族人都来看咱家的笑话,说我我陆某人的儿子是怎么样的不孝,怎么样地给祖先丢脸。你们说,我容易吗?
        这一刻,母亲似乎也明白了什么,她拉着我进了我的房间,帮我檫着眼泪。
        孩子,你都听见了,这么多年了,你爸还是那样,我跟了他这么多年了,我明白他放不下的什么。你别恨他,他是不对,但是他是你的父亲,陆氏家族的族长,他心里装着的东西太多,这么多年他都没放下,也真够他受的。哎~~!真不知道他这些年都想了些那样,都什么年代了,还是不能放手~~!妈妈是这样地了解父亲,又是这样的理解他。我问母亲:妈,父亲,父亲他真是像你说的那样吗?妈妈两眼汪汪地说:傻孩子,不那样,他还什么样呢?别想了,你会明白的。听了母亲的话,我好糊涂,我心很乱,这一切真是这样吗?
        大厅里,隐约传来父亲的叹息~!
        我躺在床上,眼前闪现着馨萸伤心的样子,我...我和无助,很无能为力。长长地夜,长长的叹息,伸向岁月最孤寂的角落。父亲,你有什么不能放手的,你有什么不能放手的?我在梦里追问着...
        那几天,我一直呆在家里,一个闷闷地把自己锁在小屋里。
        过了两天,母亲叫上去看馨萸,并把学费给他带去。我冷冷看着父亲,这一次,父亲什么也没说,似乎没听见妈妈对我说的话。
        我闷闷跟在母亲身后,我心里害怕着,我该怎么去面对馨萸,父亲一次次地这样对她,她还会接受我们的好意吗?
        一进她家门,就觉得满屋子的不舒服,陈叔还是那么的热情,我想,他还不知道我爸又一次伤害了馨萸。妈妈把东西给陈叔,他拒绝了,他很淡然地说,不必要了。我忙问,陈叔,为什么?
        陈刚要开口,馨萸来了,她一副开心的样子,忙替陈叔解释。阿姨,我想好了,不上大学了。我不是不接受的好意,只是我不上大学了,要这些也没那个需要了。我上前拉拉馨萸。但是依然拒绝。
        我呆在原地,失去了一切的知觉,馨萸这是在给我什么暗示吗?
        我和妈妈都无话可说,像吃了闭门羹似,没多会就回来家。
        时间一天天地过着,我和父亲同住一个家,就好像两个个陌生人,没有语言,没有会心的一个对望。
        去学校报到的时间了,妈妈为我准备了好多吃的,用的。对这些,我从未在乎过。我只想早点离开家,早点看不见我的父亲。这样的绝情,这样的无知,几乎让我永远地找不回了父爱。如今想来,我是幸运的,我失去了馨萸,但是我依然是父母唯一的依靠。
        离家那天,我慢慢走在最后面,我心放不下馨萸,我好想回去看看她...
        妈妈回头看看,看着不开心的样子,她明白,我还是想着馨萸的。她把我手中包接了过去,对我说:“去吧,以后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见着,去和她道个别。”我笑了,回头就跑,我一气跑到了馨萸的家里,家门锁着,没人在家,我失望极了,没想到,他们都怕见到我。哎~~~!我叹着气,伤心失望地往回走。
        走出她家院子,看见陈叔站在院墙旁,一副郁郁的苍白。他叫住我,他走进我,拍打着我,嘶哑地说着:“小裕啊,我对不起馨萸,我这个当父亲的没做好,不能让她和你一起走进大学的校园。不容易啊,好孩子,好好地读,邻居门等着你荣归的那一天。”说话间,他流着累,说不出的苦楚,都一一地咽到了心里。“去吧,馨萸在小桥等着你的。”望着陈叔,我那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中阵阵地番滚。别过了陈叔,我一奔牧慈小桥。
        远远地就看馨萸一个傻傻地站小桥上,我加速地向她跑过去。奔到了小桥,我不自主地慢下来,馨萸傻傻地看着我,她没不开心,她依然和4年前一样,
        那么有活力,那么瘦弱,风吹动她发间的长发,轻轻的,很美,很美。
        她开心笑着,递给我一个蓝色的同心结和一个粉红色笔记本,我轻轻地接过来。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傻傻地看着她。她拎了下我的鼻子,笑着说:“我的裕哥哥,怎么很不开心的样子,别忘了,今天是的生日,这是人生的第一个18岁,也是我唯一的18岁。”她望望,接着说:“怎么,你不为我高兴吗?”眼泪不听话地流了出来,“馨萸,我高兴,为你高兴。可是......”馨萸忙用那温暖的手蒙上我的嘴角。“裕,什么都别说,我明白,我都明白。”眼泪,眼泪成了唯一的诉说。我们拥抱着,感受着对方的心跳...多么希望这样的时候永远也不要离开!
        “馨萸,你会等我吗?”
        “等,我会一辈子等着你...等着你”
        这是承诺吗?曾经,我们说过:馨萸永远不离开阿裕,阿裕永远只要馨萸。馨萸是牧慈河里的小鱼儿,阿裕是牧慈河的流水,鱼儿和流水永远相依相伴,不离不弃!美好的誓言,梦的承诺。今天,我们又一次承诺着,感动着。
        [六]
        馨萸没能上大学,很大的关系是因为我爸,我知道这些年陈叔过得不容易,他眼看着馨萸一个女孩子把所以的心事都往自己的心里放,从没对他有个任何一个怨言。这也难怪他记恨着我的父亲。
        陈叔的话我没往心里去,也没告诉馨萸。我清楚地知道,当年,是父亲伤害了他们。也许,这都是世事的捉弄,这三年里,通过家书,我慢慢地了解了父亲,他背负着太多的责任,他活了这么多年,也苦恼了这么多年,值得庆幸的是,他放下了。
        在馨萸家里呆了两天,我和馨萸说好回城里看爸妈。那天早上,我告诉陈叔,我要带馨萸去见我爸妈。这一下,陈叔脸色变了,他的眼神里充满着一种可怕的恨意。他冷冷地告诉我,既然我和馨萸已经见过面,就应该不要纠缠不清,馨萸这些年吃的苦他是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.馨萸这些年已经受够了,我不想她在这样下去,你明白吗?
        我不相信自己,陈叔今天怎么和我过去爸爸一样,对我充满了敌意,我不解地愣着,仿佛面对的我三年前的爸爸,那让人毛骨悚然的面孔,又次在脑海里闪现着。毫无意料的自己,一时间尽不该怎么办。我问陈叔,“这是为什么?当初的你不是这样的。”
        当初,别再提当初,也别在提过去的事,我怕说到你心里去。
        陈叔的话是那么地一针见血,我安静下来。好好向她解释说:“叔,我对馨萸,你该知道,这么多年了,我没变过,这个世界上,除了馨萸,我陆裕不会再钟情与任何女子。我希望你放下对我父亲的成见,为馨萸和我着想。三年了,馨萸和我都觉得很累了,我们何须再抱着曾经所有的种种而伤人心怀呢?”
        好,真是好孩子,读了几年大学,说话一套一套的,但我不会同意你的。
        爸!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?
        馨萸一切都听见了,她从房间走了出来,泪流满了双狭。
        馨萸,我这是为你好,为什么你一见到就变了?你忘记你以前受的苦还少吗?你还想受这样的苦到何年何月?
        陈叔没给我们半点的希望,他的话是那么直接,那么不留余地。我普通的跪到地上:“叔,我求你了,难道你想和我父亲一样,背负内疚惶恐不得终日。他犯下的错,难道你今天要走他的后路吗?”
        馨萸伤心地哭倒在沙发上,看着她,我撕心地痛。三年来,她没开心过,压郁着自己内心的感受,忧忧郁郁地过了三年。为什么到了今天,我还是给不了她快乐和开心。难道幸福真的不和降临我的身上吗?
        无论我说什么,陈叔都听不进去,他满口地道着是为了馨萸,其实,他是放不下心里的那个结,父亲当的所为,真的很伤他们的心。但是,这已是过去的事了。父亲背负了多年的束缚解脱了,怎么陈叔又系上了那个该死的结。父亲曾经背负的太多责任,今天切成了陈叔对我们的不满和敌意,这结害了我们两代人,伤害着无辜人。苍天啊,这是你设下的吗?又一次的绝望,又一次地伤心失意。
        馨萸说的没错,累了,放手吧。经历了这样的风风雨雨,我真的无心无力了。
        我不想再乞求陈叔能答应我什么?我最后乞求他,让馨萸和回牧慈小桥看看,过了明天,过了明天我就学校,永远也不会再回来。
        陈叔看着我苦苦低声求他,勉强地答应了。
        馨萸看着我,我点了点头,她明白我心想什么,她也是这么想的。
        中午,我和馨萸一起坐上了回城的汽车,离开了。
        馨萸依偎着我,感伤地说:“阿裕你想好了吗?”
        我毅然地回答她:“想好了,馨萸你害怕吗?”
        馨萸笑了,她握我的双手……
        我们来到牧慈小桥,我们静静地站在桥上,望着水中的鱼儿,回忆着曾经美好的誓言。“馨萸永远不离开阿裕,阿裕永远只要馨萸。馨萸是牧慈河里的小鱼儿,阿裕是牧慈河的流水,鱼儿和流水永远相依相伴,不离不弃1我们紧紧地依偎着......
        静静地,紧紧地依偎着,我们将永远也不再分离:馨萸永远不离开阿裕,阿裕永远只要馨萸。
        牧慈河水静静地,轻轻地托起牧慈小桥,她们依偎着,永永远远地......


    (本文编辑:風輕輕)  转载请注名,出自爱情163网 www.aiqing163.com



    顶一下
    (13)
    81.3%
    踩一下
    (3)
    18.7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表情:
    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推荐内容
    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