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 登陆  
  • ..
  • 经典爱情小说 校园爱情小说 短篇爱情小说 浪漫爱情小说
    返回首页

    相遇本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

    时间:2009-12-01 02:29来源: 作者: 点击:
    相遇本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
     

    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
      2000年元旦,叶斌随团到北方旅游,因为他向往北方那大雪纷飞的日子久矣,虽然他小时候也是在雪地里长大的,可自从外出读书出以来就再也没有看到那些场景了。
      长白山,现在正覆盖着厚厚的积雪,巍峨的山姿延绵不绝,叶斌不觉间陶醉了,脚步自然有些跟不上大部队了。
      导游是一个烫着起伏波浪的长发女孩,眼睛大大的,笑靥如花,肤白如脂。叶斌从她自我介绍中知道了她的芳名:胡雪琪。
      “那个,嗨,叫你呢?”胡雪琪对着落在最后的叶斌叫喊着,“快些跟上,不然天黑以前到不了宾馆了。”
      “叫我吗?”叶斌才发现自己落在了最后面了。他抱歉的笑一笑。叶斌身材单薄,样子并不好看,当然离英俊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      “谢谢你提醒。”
      队伍继续往前开拔。
      当太阳渐渐西斜时,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了,映照着整个雪白的大地,这是多么好的有诗意啊。叶斌赶紧拿起相机拍摄起来,周围的声音也渐渐从耳边消失了,等他回过神的时候,哪里还有旅游团的影子。叶斌赶紧望着前面的脚步紧紧的追去。
      风中宾馆就在眼前,胡雪琪赶紧清点人数,竟然发现少了一个人,整个旅馆都找遍了还是没有人影。胡小琪着急了。
      “算了,他一个大老爷们肯定能回来的,我们就先上去吧。”周围的旅客都这样说着。
      胡雪琪陷入了两难,如果回去找他吧,这里的人就无法照顾,如果不去找吧,在这个冰天雪地里,他一个南方然如何能够找到路啊。
      “对不起,我已经帮大家办好了手续,你们先休息吧,我要找一找那个掉队的。”胡小琪不想再耽搁了。
      外面天开始暗了下来。风更加的大了。本来还是晴朗的天空,此时竟然连一颗星星也找不到了。温度也骤然下降,胡雪琪的担心不是多余的,至少她自己这样认为。
      “叶斌,叶斌……”胡雪琪边走边喊着叶斌的名字。
      但在越来越大的风中,这个声音显得多么的微弱,可是没有别的办法啊。
      一个小时后,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,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。
      又过了半个小时,风也大起来了,呼呼的让人感到恐惧,胡雪琪已经后悔自己一个人出来了。
      “叶斌,叶斌。”胡雪琪都想开骂了。
      “我在这里!”
      谢天谢地,胡雪琪总算舒了一口气。
      “让你紧紧跟着,你看你又跑丢了,如果遇到危险怎么办?”胡雪琪凶巴巴的对着叶斌喊着。
      叶斌好像没有发现事情的严重性,只是一个劲的用手挠头,在大雪纷飞的夜里傻笑着。
      “对不起,胡导,让您费心了。”
      胡雪琪“噗”得一声笑了,“好了,现在咱们回去吧。”“叶斌带手机没有,我的忘记在宾馆里了,借我打电话给宾馆,让他们派车来接我们。”
      那手机还带有叶斌的体温。
      电话通了,胡雪琪高兴的跟他们讲着事情的经过,但很快叶斌感觉到胡雪琪的话语不对了。
      “他们不会派车出来,因为晚上怕出事,况且现在又下起了大雪。”胡雪琪一脸的无奈。
      叶斌突然想到现在竟然可以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单独相处,心里竟然有些兴奋,“那咱们就步行吧,真的抱歉,都是我的错。”
      “不能怪你,都是我没有注意到你,是我的失职。”胡雪琪情绪有些低落。
      天空的雪花更大了,来时的路都完全覆盖住了。这是多么严重一个的问题,可是她们必须走出去,不然一个晚上怎么过啊。
      胡小琪不说话,叶斌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,一路上只听到雪花轻轻飘落的声音以及呼啸的北风。
      大雪已经完全封山了,路的痕迹一点都找不到了。
      “呜呜,”胡雪琪突然哭起来了。
      叶斌不知道如何是好了,“胡导,你怎么了?”
      “你猪头啊,你看不到啊,咱们找不到路了,咱们回不去了,偶怪你,呜呜。”
      叶斌彻底无语。是啊,都是自己惹出来的祸,现在该如何收场呢?他自己当然也不知道,一切都要看老天的安排了。
      “你要打要骂都可以,可是我们还是要走啊,总不能在这里等吧。”叶斌小心的说。
      “我走不动了,你背我走啊?”胡雪琪还在发脾气。

        “行,我背你走,只要你愿意。”叶斌没有选择的余地,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,况且对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,一个还很天真的毫不掩饰自己的女孩子。
      “叶斌,对不起,我不该发脾气,咱们走吧。”胡雪琪知道自己失态了,她忽然觉得不要意思了,竟然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失态了。
      “我来搀着你吧。”
      胡雪琪没有拒绝,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虽然长得不够英俊,但话语还是很温柔的,这样她宽慰不少。
      大雪似乎没有停留的意思,风也更加的肆虐了。
      “胡导,前面好像有一个房子。”叶斌高兴的叫着。
      “真的啊,太好了。”
      那是一个用木材做的简易房子,应该是猎人狩猎时用的。轻轻的推开门,里面有一些日常打猎用的物品以及烧饭用的锅子铲子,当然最让他们高兴的就是有一张床,并且上面有一床单薄的棉被。
      他们两个仔细搜索了一遍,没有发现主人现在在这里的痕迹,因为这里很多的东西都布面了灰尘。
      “胡导,看来主人不在?”
      “你这人真是的,就不能叫我的名字啊,胡导多难听啊!”胡雪琪说着就笑了。
      “好的,我就叫你雪琪吧。”叶斌赶紧改口,“那我们下面做什么?”
      “当然是看看有没有吃的东西啊?你傻了吧,呵呵。”
      叶斌突然觉得很温馨,一种久违的东西从心里爬上了心头,曾几何时也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伴随在自己身边,可是……
      叶斌不想再往下想,他开始搜寻可以填饱两个人肚皮的东西。
      “报告胡老大,这里除了工具,食品全无。”叶斌自己先笑了。“不过,我包里还有四带方便面。”
      胡雪琪早笑的不行了,“那就吃面吧!”
      “行,接到指示,只是没有水,怎么煮?”叶斌提出一个关键性的问题。
      “看你人长的蛮精神,怎么这样不聪明,你就不能用雪啊!”
      叶斌猛拍脑门,做顿悟状,“马上就行动。”
      “还有,雪一定要取中间的,那里的雪最纯净。”胡雪琪冲着正准备放开手脚的叶斌说到。
      “收到!”
      还好房子里有猎人准备的干柴,叶斌哼着歌儿,把火生了起来,很快整个小屋里亮堂起来,并且温度很快也上升了,一时间这个小房间里充满了温馨的感觉。
      “真香啊!”当一碗热气腾腾的面端到胡雪琪的面前时,她突然觉得特别的幸福,那是一种从心底涌出的感觉。
      望着胡雪琪的表情,叶斌感到特别的有成就感,但很快他就埋头吃自己的面了,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的跟猴子屁股一样了。
      就是这个不经意的动作,胡雪琪还是看在了眼里,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会这样羞赧。一个灿烂的笑容浮现在了她红润的脸上。她注视着叶斌狼吞虎咽的样子,心里不禁多了一些母性的关爱。
      “叶斌,我再分一些给你吧,我吃不了。”
      “不用了,我够了。”叶斌头也不敢抬一下了,只是闷头吃着碗里的面。
      “好了,我不给你,我也不抢你的,不要这么拼命吃啊!”胡雪琪说着就笑了。
      叶斌更加的不要意思了,他习惯性的挠挠头,“呵呵,习惯了!”
      “要改。”
      一时间两个人竟然无语了。
      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。
      “你睡觉吧,”叶斌对着坐在火边的胡雪琪说,“我来看着火。”
      “那怎么好意思呢?天怎么冷,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呆着呢?”胡雪琪显然觉得有些为难,况且现在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。
      “好了,不要闹了,明天你还要带团呢!”叶斌突然变的很凶。
      望着叶斌凶巴巴的样子,胡雪琪觉得委屈,可是从心里有不想跟他顶嘴。她乖乖的爬上那个叶斌早已收拾干净的小床上,和衣躺下了。可能是太累的缘故,胡雪琪很块就进入了梦想。
      叶斌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,轻轻的点燃了,一股青烟瞬间在小屋里扩散开来。外面的雪依然很大,风也没有停止的任何迹象。就着样,叶斌一边添着干柴,一边抽烟,还有望着胡雪琪酣睡的样子。望着望着,叶斌忽然想起了心中那个美丽的身影,眼泪不觉得流了下来。
     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了,叶斌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他几乎要哭出声来了。
      风透过小屋的缝隙疯狂的吹进来,虽然靠着火,叶斌还是觉得身上开始发冷了。
      胡雪琪翻了一个身,醒了。她第一眼就望到了流泪的叶斌,她觉得很惊讶。“叶斌,你怎么了?”
      叶斌感快擦去脸上的泪水,“没有什么?想起了一些往事而已。”
      “可以告诉我吗?我很想听。”
      叶斌笑笑,“当然可以,只要你不嫌烦。”于是,叶斌讲了关于他和一个女孩子的爱情故事。
      故事很简单,两个在一个相恋的季节里相爱了,一起过着甜蜜的生活,虽然也发生了不少的不愉快,可是谁也觉得离不开谁了。想当然,结婚是必然的结果。于是,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,他们在室外拍婚纱照,不幸就发生了。
      一个在公园里做清洁的垃圾车在路口倒车,一个孩子正好从旁边跑来,于是美丽的她穿着洁白的婚纱扑了过去……
      当孩子哭声传来时,大家才发现新娘已经躺在一边,血汩汩的流着,可是她的笑容还写在脸上。
      一个生命换一个生命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,可是当叶斌真正面对时才真正明白其中生死离别的痛楚。她最后的一个动作是取下戒指交到了叶斌的手里,她的最后一句话是把它戴在更好的女孩子手上。
      “她就这样去了,可是那个戒指我一直没有找到可以戴着的人。”叶斌的脸上分明是一种无法语言的痛。
      “对不起,让你伤心了。”胡雪琪心里不禁为这个痴情的人而感动了。
      “都过去了。”叶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。
      火依然很旺,在寒冷的夜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      “你可以靠着我吗?我冷?”这是胡雪琪的声音,显然是一种请求的语气。
      望着胡雪琪天真的样子,叶斌觉得无法拒绝了,他多添了一些柴,就坐到了床上。胡小琪轻轻的靠过来,钻入叶斌的怀抱里,她可以很贴近的体会到叶斌的温度了。虽然自己脸也因为害羞而红了,但是天太冷了,她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      胡雪琪竟然很快又进入了梦想,叶斌搂抱着胡雪琪,眼睛里再次闪现女友的身影……
      温度大概有零下十七度,在空气中弥漫的依然是雪花的味道,一丝丝寒冷刺骨的钻进胡雪琪的衣服里。确切的说,胡雪琪是冻醒的。她依然躺在叶斌的怀抱里。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她才想起自己还在一个透着风的房子里,她才想起自己是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里。
      “谢谢你,叶斌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胡雪琪脸都红到脖子底了。“你一夜没有睡吧?”胡雪琪觉得非常的愧疚。
      “没有什么?我是男人吗,当然要照顾你们女的啊!”叶斌反而显得格外的洒脱。
      胡雪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就把目光投向外面,外面依然飘扬着大雪。
      “叶斌,回去后我请你大吃一顿,怎么样?”胡雪琪发自内心的邀请。
      叶斌爽朗的笑了,“行啊,就今天晚上吧,我估计今天我们就可以安全的回去了。”
      “那就今天晚上吧,那咱们赶快联系回去的事情吧?”胡雪琪脸现在还是红红的。
      叶斌把手机开机后,交给了胡雪琪。手机信号不怎么好,断断续续的,双方都无法领会对方的意思,更重要的是叶斌和胡雪琪现在根本说不清自己的方位。最后,手机干脆没有了信号。胡雪琪差点就把手机给丢掉了。
      “算了,雪琪,那顿饭咱们明天再说吧,我不着急。”望着几乎又要哭鼻子的胡雪琪,叶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      “现在怎么办,大雪封路,就算他们想找我们也要等到雪停了才行啊?”胡雪琪显然有些恐惧了。
      “放心,雪琪,只要我在,我就会把你安全的带出去。”叶斌觉得此时要给胡雪琪足够的信心才行。
      胡雪琪本想说就凭你,可是看着叶斌坚定的眼神,她还是挤出一丝微笑给了叶斌,“我相信你。”其实现在她也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了。
      “那我们在周围转转,看看能不能找到路径,不行就回头。”叶斌提议。胡雪琪没有说话,她只是点点头,跟在叶斌的后面。
      外面好冷啊,胡雪琪觉得身上一点热气都没有了。叶斌似乎发现了这一点,他毫不犹豫的把胡雪琪拥在怀里,在漫天飞舞雪花的世界里寻找来时的路。
      与其同时,宾馆里已经炸开了锅,虽然有了短暂的通信,可是仍然无法确定对方的具体位置。宾馆赶紧和当地的公安部门取得联系,希望他们协助寻找昨天失踪的两个人。公安部门接到通知后,就派出了一部分警力深入山区搜救。
      胡雪琪和叶斌转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路径,只好又回到了那间小屋。
      叶斌一边安慰胡雪琪,一边又把剩下的两带方便面煮了。
      火熊熊的烧着,一碗面下肚,胡雪琪精神明显好了,恐惧也暂时的离去了。
      “叶斌,其实这样的天气,这样的景色,这样的情景,如果放到平常,那可是很浪漫的事情啊?你说是吗?”
      叶斌笑了,“当然是啊,况且还有一个美女陪伴。”
      这句话让胡雪琪有些害羞了,“你会取笑人家,我才不是美女呢!”
      叶斌的手机不时的响起,可是信号总是不好,但他们知道公安部门已经开始搜救工作了,这让他们心里安稳了不少。
      “雪琪,你对于山里比较熟,像这样的天气我们该到哪里去找些事物?不然咱们就要饿肚子了。”叶斌盯着胡雪琪的眼睛,期待她有个好的答复。
      “最好这里有一条河,那么我们就有鱼吃了。”
      “为什么?到哪里去找河呢?”
      “我爸爸一般的猎人都会把房子建造在离河不远的地方,我想这里一定有河。”胡雪琪明显兴奋起来。
      “那出去看看吧?”
      走出房间,胡雪琪望望周围,拣了一个树木稀少地方走去。
      “冬天水里面缺氧,你把冰打破,鱼就会到这里来呼吸新鲜空气,那么就可以捉鱼吃了。”
      “原来这样啊。”叶斌增长见识不少,他心里开始有些喜欢这个爱哭爱闹的女孩子了。
      “叶斌,就这里,快去拿工具和瓢来。”
      叶斌马上回头取来了东西,就在那里挖了起来。雪很快就清除了,果然下面是一层厚厚的冰块。叶斌脑子里似乎看到了一盆热气腾腾的鱼了。
      冰块很快就打破了,可是并没有鱼浮上来,胡雪琪有些失望了,“叶斌对不起,让你空欢喜了。”
      “没有关系,我们再想别的办法。”叶斌还是淡淡的笑着。
      于是,他们准备收拾东西回头。
      “叶斌,你看是鱼。”胡雪琪不甘心的一回头,竟然看到有鱼冒出了水面。
      叶斌赶紧拿瓢把那个可怜的家伙给捉了,一会功夫就捉了十几条,这下可把胡雪琪乐坏了。
      这天,他们改善了一下伙食,水煮鱼,还有烤鱼。
      外面依然寒冷,可是小房子里热气腾腾,笑声不时冒出。胡雪琪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心里开始喜欢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,在平时这种姿色的男人是无法进入胡雪琪的法眼的。
      晚上,胡雪琪还是要叶斌抱着睡,理由怕冷,害怕。
      叶斌笑笑,“你就不怕我欺负你?”
      “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?”胡雪琪挑衅的眼神望着他,并坏坏的笑着。
      叶斌给炉子加了一些柴,就靠着胡雪琪和衣躺下了。
      第三天,天空依然飘着雪花,风还是疯狂的刮着。通讯情况依然不是很好,但对方已经知道他们暂时没有危险。然而叶斌很快发现,手机没有电了,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消息。
      “雪琪,手机没有电了。”
      “不管它了,方正咱们现在用它也没有作用,再说等雪停了,也许我们就可以自己走出去了。”胡雪琪现在竟然一脸的轻松。
      本来叶斌担心胡雪琪会哭鼻子,看来是自己多心了。望着依然漫天飞舞的雪花,叶斌突然冒出想堆雪人的念头来。
      “雪琪,咱们堆雪人,怎么样?”
      “好啊,省得两个无聊,严重支持一下。呵呵。”
      这是叶斌认识胡雪琪以来,看到她笑的最灿烂的一次。于是,两个人就冲出了小屋,投入到堆雪人的战斗中去了。
      两个人一人负责一个,当然叶斌负责男的,胡雪琪负责女的。他们还不时的打闹,向对方丢雪球,一时间两个人的距离就拉进了。
      几个小时后,两个大的雪人就矗立在小屋的前面了,他们不但没有感到寒冷,而且都冒出了汗来。
      “雪琪,那个真像你啊。”叶斌拿胡雪琪开刷。
      “才不呢?我比她聪明多了!”
      “为什么?”
      “因为她是我创造的啊!呵呵,你傻了吧!”
      可能是因为活动量太大的缘故,胡雪琪有些气喘,胸部一高一低的起伏着,脸上布面了红晕。叶斌痴痴的望着,“雪琪,你真美丽。”.
      胡雪琪不要意思的低下了头。
      “走,雪琪,该做饭吃了。”叶斌拍掉身上的雪花,向小屋走去。
      他们唯一的粮食就是那些新鲜的鱼,同样是清蒸,同样是火烤。
      晚上,北风没有停的意思,雪花还是疯狂的肆虐着,叶斌又在周围弄了一些干柴回来。两个人就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,直到胡雪琪困了。
      “叶斌,睡觉了。”胡雪琪说话都有些调皮了,“我还要你抱着我,我冷。”
      叶斌苦笑一下,“遵命!”
      两个就这样靠着,但很久都无法入眠,彼此都可以呼吸到对方的气息和味道,如果换一个环境也许会发生许多故事,但是这里不能,太冷了。就这样两个人怀着同样的心思,闭着眼睛等待入睡……
      第四天,雪终于停下来了,但北风依然凛冽。
      “雪琪,咱们是等待他们来找我们,还是自己寻找出路?”叶斌总是习惯性的咨询胡雪琪。
      “咱们还是在等一天吧,况且现在天还有晴朗,我们无法分辨方向。”
      叶斌同意了胡雪琪的看法,他觉得在这个地方,胡雪琪更加的了解情况,再者他也想单独跟这个女孩子多待一些时候。
      “走出去看看吧!”
      胡雪琪首先拉着叶斌的手,走出了房子。外面依然灰蒙蒙的,远处的东西果然还是看不清楚。
      “叶斌,你看这里有兔子走多的痕迹。”胡雪琪指着雪地上一些细碎得到脚印。
      “难道它可以带我们出去?”叶斌笑了。
      “当然不能,不过我们可以捉住它。房子里有一个夹子,咱们下个套,让它进来。”胡雪琪的笑容再次灿烂的开放。
      没有多久,胡雪琪就把夹子放好了,然后覆盖上细细的雪,并做了一些伪装,“现在就等它回来了。”
      随后两个人就试探性的在周围寻找路径,但由于没有方向感,始终没有找到可以回去的路径。
      几个小时后,他们回来了,一个雪白的兔子正在那里拼命的挣扎。
      “真的捉到了!”叶斌感到格外的惊奇,“今天可以改善伙食了。”
      “兔子在雪地里都是只走回头路的,所以在它走过的地方下套,它肯定是要被捉的,”胡雪琪蹲下身去打开那个夹子,“好可爱的兔子,连一根杂毛都没有。”
      胡雪琪一看到这个兔子就喜欢上了,“我要带回去养,呵呵。”
      本来想改善一下伙食的叶斌知道这种想法是彻底无望了,他只有笑眯眯的望着的份了。
      傍晚的时候,天空开始放晴了,但北方更加的凛冽了。
      两个人就坐在小屋旁,望着晚霞把整个天空染成红色。
      “好美丽啊!”
      “呵呵,但是我觉得你更加美丽。”叶斌的话语虽然不多,但都是发自内心的,这一点胡雪琪也深深的感受到了。
      胡雪琪转过身来,看到叶斌正深情的注视着自己,她的脸再次红了。她觉得虽然眼前这个男生虽然不是很英俊,但是他的心是真诚的,是一个值得爱的人。
      叶斌觉得遇到一个是缘分注定的,既然今天遇到了令自己心动的女孩,那何必在犹豫呢!
      “雪琪,我喜欢你。”
      胡雪琪只是望着即将落下山去的夕阳,没有任何表示。叶斌当然有些失望,但他依然在笑着。可是就当他转过脸去望夕阳的时候,雪琪的一个吻就落在了叶斌的脸上。
      叶斌先是一惊,但马上转过身就保住了胡雪琪,一个深深的吻押在了胡雪琪的小嘴上。
      几分钟后,叶斌嘿嘿的笑了。
      “真香啊!”
      “臭死了,你几天不刷牙了!”胡雪琪装作用手抹嘴巴的样子。
      叶斌笑的更欢了。
      这一夜两个亲热的搂着入眠,当然还是和衣,旁边还有一个看客,兔子。
      第五天,等太阳出来,他们准备了一下就出发了。
      胡雪琪毕竟是山里走出来的人,对于周围的环境还是很快作出判别,她和叶斌牵着手向北走去。这是一条靠着山的边缘小路,真的要佩服胡雪琪竟然能够辨认出来。
      当他们正为找到回去的路高兴的时候,胡雪琪一不小心滑了一跤,身体马上向山下滚去。叶斌赶忙使劲去拉,结果两个人都一起滚了下去。幸好底下并不深,但是胡雪琪还是昏了过去,那兔子也趁机溜走了。
      叶斌赶紧把胡雪琪抱起来,大声的呼喊着她的名字,好大会她才醒过来。她的脸格外苍白,但还是挤出了一个微笑,“放心,我才不舍的自己一个人走呢,我可不舍得你。”
      “好了,不要说话了,休息一下。”
      “叶斌,我有个要求,你能答应我吗?”
      “随便什么要求,只要我做的到就马上去办。”
      “可以把你那个戒子给我戴在手上吗?”胡雪琪微微的张着眼睛,“我怕以后没有机会了。”
      “行,不要乱说,我马上给你戴上,我还要在众多的亲朋好友面前给你戴上。”叶斌说着就从身上的小包里取出了那个钻戒,轻轻的戴在了胡雪琪的手上。
      胡雪琪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个美丽的戒指,“真幸福!我累了,我想睡一会。”
      “你不能睡,你千万不能睡!”
      可是,胡雪琪还是闭上了眼睛。
      叶斌不敢耽搁,马上就背起她像上面爬去,他必须尽快赶到有人居住的地方,尽快给胡雪琪治疗。
      茫茫的大地上,只有两个身影在晃动,很艰难的晃动着。而在不远处警察已经向这边靠拢。
      几个小时后,叶斌走不动了,可是他不敢停留,他依然努力的爬着,向着胡雪琪指的方向爬着。他好像已经听到了人呼喊的声音,可是他的意识也渐渐模糊了……
      两个月后,一场婚礼在冰城举行,新郎再次把那颗美丽的钻戒戴在了新娘的手上。
      “雪琪,我爱你,希望你永世陪伴着我!”
      “叶斌,不论将来如何变化,我都会是你做好的新娘。因为我爱你。”
      一辆花车开来,新娘和新郎坐上车向家驶去!
      青禾飘雨



    (本文编辑:風輕輕)  转载请注名,出自爱情163网 www.aiqing163.com



    顶一下
    (4)
    80%
    踩一下
    (1)
    2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评价:
    表情:
    用户名:密码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推荐内容
    ..